繁體中文版

克孜尔千佛洞简介

编辑日期:( 2012-06-12 19:08:45 )  点击:47194次  来源:admin

在丝绸之路这条文化类型各异、宗教传承多样化的伟大的道路上,有一颗熠熠生辉的耀眼明珠,它的存在,使信徒们对西域佛教充满了敬慕和赞叹!使研究者们对佛教的东传有了深刻的认识和了解,它就是位于阿克苏地区,拜城县境内的---克孜尔千佛洞,克孜尔千佛洞位于古西域龟兹国境内,现在的位置东距库车70公里左右,西距拜城7公里,是我国开凿最早,位置最靠西的大型佛教石窟群,遥远的龟兹国繁盛时曾枷蓝林立、僧侣比肩,上至国王下至百姓,都以能供奉佛祖为终生荣耀,即使是后来受到了伊斯兰教的影响,佛教淡出了历史的舞台,克孜尔千佛洞依然以它文化的厚重和艺术深邃影响着远来的朝圣者。 ­

         克孜尔千佛洞位于拜城县境内的雀尔塔格山北麓,洞窟开凿在木扎提河畔的明屋塔格山上。历史上,这里是古代西域36国之一的龟兹国境内。在印度的孔雀帝国阿育王时期,佛教随着传教僧团的传播,首先在克什米尔地区传播,接着翻越帕米尔高原进入西域的于阗,随后传入龟兹,1世纪前后开始在龟兹逐渐被接受,同时在克孜尔千佛洞这一片区也出现了最早的石窟,这一历史远远早过开凿于前秦的敦煌莫高窟,约在公元3—4世纪,佛教开始在龟兹广泛流行,信仰佛教的龟兹人开始在此开凿洞窟群,并且在洞窟的形制以及绘画风格出现多样性,出现了以47号窟为代表的大像窟,绘画内容以反映小乘佛教思想的佛转故事为主,流派上以犍陀罗艺术风格为主;4—5世纪,佛教艺术在此地进入发展期,绘画风格上出现了来自古印度的凹凸晕染画法,同时创立了龟兹特色的菱形结构图,绘画出现了以大乘佛教思想为主的本生故事画、因缘故事画,表明在这一时间,大乘教派已经占据了主导地位,正是这一时期,确定了北传线路以大乘为主的基调;6—7世纪,由于政治相对稳定,经济趋于繁荣,宁静、富庶的西域吸引了大量来自中原内地的商人、旅行者、使者、移民,已经融合了内地文化气息的佛教也随着这股大潮返回西域,此时的龟兹,不论是绘画风格,还是雕塑艺术,都越来越呈现出一种丰富多变的特点,由于有着长期广泛的基础,龟兹佛教进入了空前的繁盛时期,也由于政治、文化、经济、军事上的优势地位,龟兹成为丝绸之路上最著名的佛教中心。8世纪初-9世纪,由于吐蕃人和突厥人借中原王朝出现政治混乱之际,乘机开始骚扰西域的地方政权,并频繁的发动战争,使得西域各地一度处于动荡不安,由于战争的波及以及发生在西域的政权更替,洞窟的开凿受到了极大的影响,此时佛教开始逐渐衰落;公元10世纪,喀喇汗王朝的萨图克.布格拉.汗皈依伊斯兰教,之后其继任者开始发动了了旷日持久的圣战,佛教圣地于阗在龟兹和高昌的支持下抵抗一段时间,依然被打败,龟兹相继失守,信徒迁徙至高昌,随然经历了西辽的短暂复兴,但是终于敌不过秃黑鲁.帖木儿.汗的蒙古铁骑,坚守了近千年的佛教于公元十四世纪被伊斯兰教完全取代。 ­

         近千年的传播历程,在这古龟兹的远山僻壤留下了大量的佛教洞窟遗存,而地处偏远、依山傍水似乎也约定俗成的成了佛教洞窟存在的必然条件,当年,心怀虔诚、立志修行的人们,在远离城区的明屋塔格山上开凿了那些令人叹为观止的庞大洞窟群,按自然区域划分,克孜尔千佛洞分为谷西区,谷内区、谷东区、山后区四部分,廷绵近3公里。在这片废墟中已编号的洞窟有236个,窟形完整的135个。这些洞窟按用途可分为两大类。第一类是供养佛和礼拜佛用的支提窟,又称礼拜窟。礼拜窟按形制又可分为:大像窟、中心柱窟、方形窟,这一类石窟主要用于雕塑佛像、描绘壁画,同时用来讲经说法、观佛、礼佛。另一大类是僧侣们日常生活起居的毗河罗窟,又称僧房窟,即我们现在所称的精舍。除此之外,还有修禅用的禅窟,储藏物品用的仓储窟。 ­

        在石窟内,塑像大部分已经毁坏。但仍留下了大量精美绝伦的壁画。面积约有5000平方米。壁画按内容可分为三大类,第一大为类本生故事画,描绘的是释迦牟尼累世修行时行善积德的种种经历,例如“兔王舍身供养婆罗门”、“摩科萨捶王子舍身饲虎图”等;第二大类为佛传故事画,描绘的是释迦牟尼从出生到涅槃,以及一生中的种种伟大事迹,分为四相图(诞生、成道、说法、涅槃)、八相图(受胎、诞生、出游、逾城、降魔、成道、传法、涅槃)、十二相图等;第三大类为因缘故事画,是根据佛教十二因缘的说法所描绘的各种故事内容,主要是表现善有善报,恶有恶报的因果报应,其宗旨为引导世人向善,劝人结善因、得善果。在所有壁画中,最令人叹为观止的莫过于有“音乐家合唱窟”之称的38号窟,技法高超的画师用呼应的手法描绘了一幅富丽堂皇、活色生香的天宫伎乐图,在左右两壁的窟顶上,二十八尊娇柔婀娜、技艺高超的伎乐天,或歌或舞,或弹奏乐器,一个个娇俏妩媚、活灵活现。最令人称奇的的是,研究人员从一众伎乐天的手势和乐器的音位来看,发现她们居然都停止在一个节拍上,可见绘画者除了擅长丹青,更对音律、舞蹈有着颇深的造诣。 ­

         克孜尔千佛洞的壁画大量采用菱形格的结构特点,与内地其它洞窟相比,风格迵异,魅力独特,在绘画技法方面更是独树一帜。出现了几种最具代表性的绘画流派,有出生为于阗王室贵族,后来终其一身于佛教艺术,以绘画为供养方式的画僧尉迟乙僧,他创立了独树一帜的曲铁盘丝画法,其绘画特点是“用笔紧劲,细而不弱,一气呵成”,画中人物雍容优雅、线条流畅、风格洗练;有来自印度后来被称为“天竺遗法”的凸凹晕染画法,其绘画特点是“用色彩的浓淡、深浅、对比来表现人物的立体感”;有同为西域画僧的曹仲达,首创了被列为国画技法十八描之一的“曹衣出水”的画法,其特点是以紧贴肌肤的衣物、鲜活的肌理刻画,“表现了犍陀罗风格的人体美”,用笔圆润、细腻,极为讲究。这一画派在公元6世界传入中原之后,曾经引起强烈的轰动,因其突破了中原风格的画风中没有人体艺术的局限,大开中原画师的眼界。 ­

         这些壁画虽然大部分毁佚,但残存壁画上的颜色虽历经千年而依然光彩夺目,除了因为光线不足、风沙掩埋之外,大概主要得益于绘画所使用的名贵的矿物颜料,如白色中涂饰面部的珍珠粉、铅粉,墙面打底的白恶、石膏、石灰;红色中用于口唇部位的红珊瑚粉、朱砂、丹砂,用于衣饰、璎珞等装饰的雄黄、雌黄;黄色中或用于贴覆佛像的的金泊、涂饰衣物的金粉,蓝色中纯粹依赖进口或朝贡,被称为“佛头青”“回回青”的昂贵蓝色矿石--青金石,该颜料主要用来涂饰佛像的头部或衣物、项圈、璎珞等装饰物;而绿色颜料主要取用的的是由孔雀石磨制而成的绿色石粉,其余如黑色、胭脂色等都是取自其他的矿物质或者有机物提取物。其用料之考究、花费之奢靡,工程之繁杂,无不令人咂舌。现在在观赏的过程中,有心人从壁画色调的冷暖便可基本判断当时国势的强弱。 ­

         丰富的文物、造型优美的雕塑、精美绝伦的壁画,在尘封半个多世纪之后,在1816年出现在人们久违了的视野中,清朝著名的史地学家徐松再在其著作《西域水道记》中记录了对克孜尔千佛洞的考察,19世纪末,西方列强纷纷进入新疆,开始了对新疆文物的瓜分之旅,瑞典人斯文.赫定、英国人斯坦因、德国人格伦维尔德、得.勒柯克、日本人大谷光瑞,都是竭尽所能的搜刮掠夺,直至1928年,才出现了第一位系统的考察、研究克了孜尔千佛洞的中国人---黄文弼先生,解放后,真正的开始开展对克孜尔千佛洞保护和研究,1961年,克孜尔千佛洞首批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! ­

        说到克孜尔千佛洞,就不能不提一下出生于龟兹本土的一代高僧,鸠摩罗什,鸠摩罗什,汉语意思是童寿,东晋著名佛法家,其父鸠摩炎原为天竺宰相,后为龟兹国师,母亲是龟兹公主,罗什从小笃信佛法,随母亲四处求学,精通大乘教派,小乘教派,后进入中原从事佛经的翻译和佛教的传播,其高贵的家世,独特的经历,丰富的阅历,以及对佛教理意的深刻理解,加上深厚的语言功底,终于使他成就为中国佛教史上的三大佛经翻译家之一。人们为了纪念他,特意将他的铜像立在克孜尔千佛洞的广场上,供后人膜拜!

当前第1/1页 [首页] [上一页] [1][下一页] [尾页]